别来无恙

北南

首页 >> 别来无恙 >> 别来无恙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快穿之别样人生男神驾到 探虚陵现代篇 非常关系 缠绵隐婚:傅少乖乖就擒 交换影后 锦鲤学霸的漂流瓶 小妖精[快穿]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别来无恙 北南 - 别来无恙全文阅读 - 别来无恙txt下载 - 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第 98 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满城风雨渐渐归于平静, 在开庭的一个月后, 宣判当天,那场疯狂的、戏剧化的事件再度闯入公众的视野。

时至今日,顾拙言发布的那一则长文已被媒体转载千余次,而被告人江回, 毫无疑问地成为虚拟世界中的过街老鼠, 几乎人人都要踩上一脚。

平行至现实里,江回在行业和圈子中彻底完蛋,他的名字、照片、身份,所有的一切被扒开曝晒,九年前他将无辜的庄凡心推入深渊, 如今他自己终于皮焦肉烂地钉在了绞刑架上。

侵犯知识产权, 恶意诽谤罪,数重罪名叠加。庄凡心和顾拙言个人, silhouette和GSG两家公司, 全面追剿下, 甚至联系到美国当年的比赛举办方, 以及江回这些年利用抄袭作品牟利的相关方。

审判结果, 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庄凡心立在原告席位, 一身黑西装,神情肃穆地闭上了眼睛,眼前的黑色那么浓, 像压过层层厚墨, 涂成他历经过的一段凄怆岁月。仅二三秒钟, 他缓缓撩开眼帘,明亮的光照破那一片黑暗,刺得他眼角湿润,在法官的陈词中滚下一滴泪来。

尘埃落定,是因果报应,亦是迟来的正义。

庄凡心回过头,下面,他的父母也已泪水斑驳,折磨整个家庭的噩梦终于烟消云散。他握住左手手腕,掌心将表盘暖热,他终于能告慰爷爷的在天之灵。

直到从法庭离开,庄凡心没看过江回一眼,对方的罪行得到惩罚,苦难即将开始,而栽种下的恶果将跟随其后半生。他无意去嘲讽,抑或踏上一脚,他只想远离,将沉湎在痛苦中的自己彻底救出,至此开始全新的生活。

走出法院,头顶的阳光灿烂如金,那么亮堂。

庄凡心的脸颊闪着光,湿漉漉的,顾拙言掏出帕子,先在那下巴尖上托一把,再朝上擦拭脸蛋儿,说:“你一直哭,叔叔阿姨也跟着哭。”

可庄凡心禁不住,更难以形容此刻的心绪,他不是单纯的高兴、痛快,是耳畔嗡鸣,四肢麻痹,从头到脚都骤然解脱的畅意。

在庄严的法院外,有父母亲朋和媒体记者,他该安分地擦干净走人,却攥住手帕,颤栗地张开双臂和顾拙言相拥。

黑西装贴着黑西装,胸前的真丝领带滑在一起,庄凡心仰颈抵着顾拙言的右肩,喟叹道:“我解脱了。”

简单的四个字,却有掠过刀山火海那么难,那么久,顾拙言紧勒着庄凡心的身躯:“以后全部是好事了,即使有波折,都有我陪着你。”

庄凡心说:“谢谢你陪我打完这一仗。”

顾拙言只笑,没吭声,他可以做庇佑庄凡心的保护神,但更愿意成为和庄凡心并肩作战的爱人,因为庄凡心的勇敢,他如愿完成了后者。

一拨媒体等候多时,他们一露面便争先恐后地涌上来,问题繁多,除却针对事件的落幕,还有提问庄凡心接下来的安排,甚至是八卦他们两个的爱情故事。

司机全部挡下,商务车内,庄显炀和赵见秋已经坐好,顾拙言和庄凡心上了车便启动离开。一家三口都有些忡然,缓不过劲儿,相视几遭似乎又要落泪。

顾拙言赶忙说:“叔叔阿姨,别这样,咱们应该好好庆祝。”

“对,小顾说得没错。”庄显炀吸吸鼻子,两手分别握着老婆和孩子,“苦尽甘来应该高兴。”

赵见秋点点头:“凡心,回家打电话告诉奶奶。”

庄凡心“嗯”一声,撇开脸瞧窗外,已是人间芳菲尽的四月末,北方路旁的大树郁郁葱葱,他像是自言自语,声音很小:“我还要告诉爷爷。”

顾拙言听到了,投去目光,但沉默着没有说话。回到铂元公寓,正晌午,裴知带着裴教授来了,两家人要团聚庆祝。

狭窄的厨房冒着烟火气,老太太“小庄小庄”地使唤庄显炀,惹得赵见秋没断过笑声。二楼工作间内,庄凡心和裴知并坐在桌前说话,面前搁着两杯茶和一包薯片。

裴知问:“你不是戒掉了吗?”

庄凡心答:“顾拙言说不必戒掉,爱吃就吃,正常地吃才是真正地好了。”他拿一片塞嘴里,“我能控制住自己。”

裴知看着他:“我的弟弟真是受苦了。”

“别那么肉麻。”庄凡心笑起来。整件事基本结束,江回判刑,但程嘉玛的罪责较轻,履行相关处罚后便释放了,他问:“之后怎么办?”

裴知说:“不知道,名声已经完了,被领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吧。”他呼出一声叹息,“silhouette也需要恢复,暂时整顿一阵。”

庄凡心搂住裴知的肩头晃晃:“累坏了吧?”

“可不嘛。”裴知吊着眼梢,“你维权,我也要追责,silhouette你不能不管,什么时候和我一起干?”

庄凡心还不及回答,门口,顾拙言啃着个雪花梨走进来,挽着衬衫袖子,一手揣着裤兜,特像在自己家闲庭信步。

他咔嚓咔嚓嚼着梨,没凑近,一拐弯朝着墙角的缝纫机去了,庄凡心扭头瞅着他,情人眼里鸡毛蒜皮都要关怀:“等会儿就吃饭了,你吃那么大个梨干什么。”

顾拙言坐在椅子上:“先开开胃。”他摆弄缝纫机上面挂的线轴,顺着线摸到垂直向下的机针,脚踩上踏板,“还得手脚并用么?”

庄凡心嗖地站起来:“你别乱动,小心扎手!”

裴知跟着起身,端上茶,一语戳穿真相:“他没扎到手,我先成电灯泡自焚了。”说着话走出房间,下楼看电视去了。

工作间内只剩俩情投意合的,必然酸气四溢,庄凡心踱近了,磨蹭两下,一扭腰坐在顾拙言的腿上。他稍稍坐正,扯两片碎布重叠塞在压脚和针板之间,按下开关,脚踩踏板留下一串线迹,将两片布合成一片。

他絮絮地讲:“这台缝纫机是电的,简单易操作,念服装设计的时候家里有一台老式的缝纫机,我奶奶的,每次做点什么都把我累死,还经常出故障。”

顾拙言认真地听:“喜欢服装设计么?”

“喜欢。”庄凡心不假思索,“一开始兴趣不大,学进去了就喜欢了。”

顾拙言又问:“更喜欢哪个?”

庄凡心知道,是问他服装设计和珠宝设计,更喜欢哪个。他抓着那片布,目光恻然地盯着针尖儿,顾拙言颠一颠大腿,催他:“嗯?告诉我。”

庄凡心终于启齿:“即使再喜欢,也无法和梦想相提并论。”他转半圈,侧身靠着顾拙言的胸怀,“可是我……”

顾拙言接着他的话说:“你已经不用吃抗抑郁药,睡觉前会自己把手表摘下来,还有薯片,很有克制力地吃,对不对?”

庄凡心不确定地问:“我还能做到更好吗?”

“当然,我确信。”顾拙言抬着头,鼻尖几乎触碰庄凡心的脸颊,“一切阻碍都消除了,做你最想完成的,最喜欢的事儿,像你十六七岁的时候一样。不要怕,被迫放弃十年的梦想,也许它始终在等你。”

庄凡心心神震动,他压抑在意识深处的倾向顾拙言都懂,更明白他胆怯,所以在他踯躅不前时拉着他迈出一步。

他迟钝地反应过来,在裴知问他加入silhouette的时候,顾拙言都听到了,因此横插进来打断对话,让他好好想想,遵从心底真正的意愿。

庄凡心郑重地说:“我决定了,我要把珠宝设计读完。”

“我支持你。”顾拙言按压庄凡心的后脑勺,吻住,那么温柔,像擦过骄阳的一朵云。“宝宝,”他酸死人地叫,“从此以后,只做开心的事儿。”

庄凡心不敢张开嘴巴,鼓胀的情绪一点点溢满胸膛,煮水般,蒸得他面色呈现出动人的绯红。他盯着顾拙言瞧,有点痴傻,仿佛幸福得不知道该如何爱这个男人才足够。

忽的,他有些失落:“可是回美国的念书的话,我舍不得你。”

顾拙言道:“你我不再是无法做主的未成年,每个周末我飞过去,或者你飞回来,平时电话、视频,到了假期,更得麻溜儿地回国,知道么?”

庄凡心点头,有阴影似的:“不会再遇见江回那样的大傻逼吧?”

顾拙言乐了:“你能不能盼点好?”他掐人家的大腿,手上不正经,话说出来却像个谆谆的爹,“甭想过去的遭遇,主动大胆地,不要顾虑地去交朋友,这世界上最终还是好人更多。如果又遇到大傻逼,通知我,我去感受一下是不是洛杉矶的风水不太行。”

一番教诲逗得庄凡心傻笑,饭煮好了,赵见秋喊他们下楼。餐桌的四边坐满了,不提旧事,只望将来,大家欢欣地庆祝了一餐。

庄凡心宣布了自己的计划,他要把珠宝设计拾起来,完成学业,实现搁浅经年的梦想。同时向裴知说声抱歉,恐怕自己暂时无法回到silhouette帮忙。

未料裴知很激动:“我当然支持了,但是你加入silhouette也可以去念书啊,现在那么发达,异地也可以工作交流,或者你念完回来再工作,都好啊。”

庄凡心琢磨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接下股份,半工半读,念完直接回来和你一起?”

“我觉得可行。”顾拙言说,“我也是念书的时候和苏望办公司,虽然忙一点,但是感兴趣的话会很充实,看你自己的意愿。”

裴知说:“你兼顾不来的话,这几年就先当投资,怎么样?”

不动心是假,庄凡心看向庄显炀和赵见秋,那二位只面带微笑,对于他的感情和事业向来不作干预。他横下心,举起酒杯去碰裴知的杯子,答应道:“哥,为silhouette干杯。”

自出事后,庄凡心一直没去过公司,在股份转让的相关手续陆续办完后,清早,他和裴知一同出现在silhouette的设计部。

刚一露面,所有同事一窝蜂地冲过来围住他们,庄凡心忍不住忐忑,他的一切隐私已被众人知晓,可怜的,绝望的,包括性向和情感。他微微颔首,数月利落能干的形象一时之间变得窘涩。

热情包裹着他,样衣师严师傅嚷道:“庄总监,秀前你说请我们大吃一顿,还作不作数啊?”

“就是就是!”几名设计师纷纷起哄,“我们每天都盼着呢!”

庄凡心讶异地抬头,望着大家,没有人揭他的伤口,也没有人表达出同情,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生过,秀展圆满结束,这些奋战的同仁起哄讨一份奖励。

他咧开嘴,不太自然,有股笨拙的欢喜:“今天我请客,地方你们随便挑。”

一片吱哇的尖叫,裴知甚至带头起哄:“千万不要客气,庄总监已经是silhouette的二老板了,大家狠狠宰他一顿!”

庄凡心被热闹烘得额头沁汗,绕过这一群疯子,在办公室门口瞧见温麟,那孩子杵在那儿,目光切切的,眼圈泛红像是要哭。

“干吗呢?”庄凡心踱去,“两个多月没见,也不欢迎我一下?”

刚说完,温麟把他熊抱住,受委屈的小弟抱大哥似的。“总监,听说你要回美国了。”温麟开口,“我舍不得你,你走了,我给谁当助理设计师啊。”

庄凡心安慰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何况我念完书就会回来了。”他把温麟拉开,“你记不记得我嘱咐过你,以后要听裴总的,帮他做事。”

温麟更难过了:“后来出事儿我才想明白,你那时候就打算走了,对吧?”

庄凡心笑着说:“以后即使回来,我从事的应该是珠宝设计了,你要认真点,跟着裴总多看,多学,也许我回来时你成了正儿八经的设计师。”

温麟保证道:“我一定努力工作,不给你丢人。”

庄凡心没什么要交代了,走进办公室,把一些私人物品收拾好,干干净净地与这一方天地告辞。

道别的宴席上,大家互相揭短,共同展望,除却庄凡心入股silhouette的好消息之外,裴知今后不再进行造型师的工作,专心做一名设计师。笑开场,哭结尾,杯酒盏盏不停,一张张花了妆的脸,最后举杯相送,祝庄凡心一切如意顺遂。

两天后,国际机场,庄显炀和赵见秋去托运行李,往来的人潮中,顾拙言和庄凡心面对面告别。这光景多眼熟,闪回那年的榕城机场,也是顾拙言独自来送庄凡心一家三口。

“已经联系了学校,回去会尽快办手续。”庄凡心说,“八月底新学期开学,到时候我又变成大学生了。”

顾拙言计较道:“赶在学校放假前办完,回来过暑假。”

庄凡心答应:“好。”只一个字,却吐得很慢,像是在为后话犹豫,“前段时间你耽误了不少工作,等忙完,我开学时你能不能去洛杉矶一趟?”

顾拙言似乎猜到,但惯会装蒜:“要陪你入学么?”

庄凡心迫不及待地坦白:“我想让你见见我奶奶,还有……我爷爷。”

顾拙言心中熨帖,在离别的机场光明正大地拥抱,不远处,庄显炀和赵见秋正在朝这边走,他仍不松开,附在庄凡心耳畔情不自禁地笑了。

“怎么了?”庄凡心问。

“没什么,想起当年在机场送你。”顾拙言说,“你惊天动地地扑过来吻我,如今一比,感觉好他妈平淡啊。”

庄凡心哭笑不得,时间不早了,他该过安检去了,却紧环着顾拙言的腰不松手。他也贴住那耳廓:“还有一件事我没告诉你。”

“什么?”

“海玻璃王冠,我一直没有起名字,在小岔路等了你一夜,第二天清晨丢入垃圾桶的时候,我想到了。”

顾拙言问:“叫什么?”

庄凡心答:“凡心大动。”

那之后寒来暑往,他再也没为其他人心动过,松开手,望着顾拙言怔然的表情,他仰头印上一吻,后退着挥了挥手。

飞机起航,消失在湛蓝的天色里。

五月初辗转到七月底,顾拙言出了两趟差,感觉时间过得还不算太慢,只是那场风波之后有些麻烦,经常“凑巧”碰见挖新闻的记者。

最搞笑的一次,媒体在国金中心蹲守,认错了车,把顾士伯堵了个正着。比起顾拙言,顾士伯在商界业界的地位更高,媒体自然紧追不舍,问:“对于令郎的恋情您怎么看?”

顾士伯一派高冷:“我不怎么管他。”

记者又问:“令郎几个月前轰动出柜,您接受了吗?”

顾士伯拿腔拿调:“我觉得也不算很轰动。”

记者还问:“作为父亲,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顾士伯回道:“建议采访当事人,我这个父亲主要负责赚钱养家,不太管其他事儿。”

报道一出,顾拙言乐了好几天,在公司打照面的时候都忍不住嬉皮笑脸的,问顾士伯,什么程度才比较轰动?顾士伯烦他得厉害,隐晦地说,网上搅出天大的动静,可实际中不落实,那就是虚的。

顾拙言霎时懂了,这是催呢,要见面,要夯实了。

洛杉矶那边,一切入学手续已经办妥,八月一号傍晚,庄凡心发来了航班信息。顾拙言当晚回大家庭睡的,恰好第二天是周末,睡了个懒觉,起床后准备去机场接人。

天气相当热,顾拙言洗个澡不吹头发,勾着车钥匙从楼里出来,经过主楼,顾宝言立在台阶上瞅着他:“你就穿成这德行?”

顾拙言穿着黑T仔裤,轻便的球鞋,他一打量那丫头,居然没穿得像女警,烫了微卷的长发,高跟鞋连衣裙,带着精巧的耳环。他反问:“你要相亲啊?”

顾宝言跑下来:“我要跟你一起去机场!”

“你行行好吧。”顾拙言无力地说,但知道没用,没走到车库就被挽住手臂,“我先警告你,今儿凡心的爸妈也回来,名义上是两家人正式见面,你给我老实待着。”

顾宝言说:“我也没干吗呀。”

上了车,顾拙言发动引擎:“矜持点,别粉丝见了偶像似的,哪怕你装一天大家闺秀,完事儿我给你发红包,乖。”

顾宝言嗤之以鼻:“我稀罕你那二百吗?”

一路风驰电掣到机场,暑期人多,接机口外站满了人,没等多久,庄凡心夹在一群乘客中出现,白T仔裤,球鞋,心有灵犀的和顾拙言情侣装。

俩仨月没见,怪想的,顾拙言张开双臂,谁料顾宝言一把推开他,冲了过去:“小庄哥!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这他妈什么情人相逢的台词,顾拙言简直头疼,只好去接庄显炀和赵见秋的行李,直到上车返程,他还没和庄凡心说上话。

回到顾家,从大门开进去,道旁的草坪正绿花朵正艳,顾宝言嘴甜道:“小庄哥,花草修剪了的,但是没办法和你家以前的花园比,你还记得你送给我的两盆花么?”

“记得。”庄凡心特稀罕,“小妹,你成大姑娘了,那时候你那么小。”

顾宝言说:“虽然我长大了,但我一直很惦记你。”

啪,顾拙言砸了一下车喇叭,在自家没有其他车的花园里。主楼前熄火下车,顾士伯和薛曼姿并立在那儿,寒暄时,他趁乱薅住顾宝言的秀发低骂了一通。

除却父母,顾平芳和薛茂琛也在,两家人都到齐了,围坐圆桌旁,顾拙言和庄凡心挨着,在桌下悄悄牵住了手。

“这段时间怎么样?”

“除了想你,都好。”庄凡心低声说,他面上大方,其实紧张得要命,在薛曼姿叫他的时候甚至从椅子上站起来。

薛曼姿一愣,怀疑自己是不是太不温柔了:“……快坐下,你喝点水。”

庄凡心脸都红了,他能感觉得到,顾拙言的父母和爷爷都在看他,薛茂琛更是,与他爸妈叙完旧也关切地看他。一桌菜上齐,中国人欢聚总是要先碰杯,老少不一的数只手,凑在一起引发一份团圆。

顾平芳是年纪最大的长辈,每次都要先讲话,他用那双不太花的眼睛把顾拙言和庄凡心看着,没说煽情的句,不讲华丽的词,只亲切地娓娓道来:“小庄,咱们今天才见面,比顾拙言的计划晚了好多年。”

庄凡心看一看顾拙言,又望向老爷子。顾平芳道:“他高二那年回来参加竞赛,找到我,告诉我他有喜欢的人了,我这人德行一般,看孙子比看儿子顺眼,那乖孙喜欢的人必定也是万里挑一的。我就等着,这把年纪每年都忘许多事儿,唯独记得这一件,今天终于见到你喽。”

庄凡心说不清何种滋味儿,连话也说不出。顾拙言从后搭着他的腰,笑着,既害臊又坦荡地解围:“老爷子,你经过我同意了吗就说出来?”

顾平芳装傻:“啊……那对不住了孙子。”

满桌哄笑,那股彼此客气的劲儿被熟悉取代,关于顾拙言和庄凡心的关系,双方父母没有明确的讨论,不必正式的商量,原来一切都已被认可料定,这餐饭仿佛只是迟来的一次相见。

碟中放来一角披萨,庄凡心抬头,发觉是薛茂琛给他的。“姥爷。”他改了口,听得顾拙言在旁边合不拢嘴。

薛茂琛说:“我烤的,尝尝手艺有没有退步。”

庄凡心很惊喜,他以前就爱吃薛茂琛烤的披萨,没想到对方都记得。他大快朵颐:“好吃,比美国的好吃。”

薛茂琛看着他:“这些年我时常想,当年跟你说的那番话,是不是害了你。”

庄凡心摇头:“您别这么说……”

“说什么也晚了。”薛茂琛拍他的肩,“月底,我和拙言一起去洛杉矶,作为家里的代表拜访一下你奶奶。”

初次见面却很投契,双方的父母有聊不完的话,庄凡心吃撑了,半路被顾拙言带出来溜达,热得吐舌头的邦德跟着后面。

庄凡心从进门就憋着:“你家真有喷泉啊。”

顾拙言配合道:“平时不开,有贵宾来才喷,你看今天喷得多猛。”他拉着庄凡心穿过一片花园,“去看看我住的二号楼。”

一栋三层别墅,纯玻璃的门开在侧面,里面几十平的玄关,搁着一张深色的沙发。行至门口,顾拙言说:“有时候下雨,坐在那儿换鞋看着外面的雨幕,换完也不动,就想你。”

庄凡心想象得到那幅场景,被顾拙言拉着继续走,走到枫园,经过花房,还有一片反射着日光的枯山水。他领略顾拙言身边的草木砖瓦,像看走马灯,吸引着他,又遗憾无法亲历其中的画面。

绕了一大圈,T恤被汗水打湿,他们停在一截窄小的路上,彼此的脸都很红,对着喘气,眼神柔柔地对着。

风雨之后,当下的平静美好得不太真实。

庄凡心用汗湿的手掌捂着裤兜,来回地蹭,顾拙言瞧出端倪,也不问,直接抓住那只不安分的手。

“你慌张什么?”

庄凡心答非所问:“月底我们去美国,如果注册结婚的话,也不是不能吧……”

顾拙言微僵,被问懵一般。

庄凡心抽出手,从兜里掏出一只小盒子,他打开,慌得汗流浃背:“除了手表我还有这对戒指,是我爷爷设计的,算不上多漂亮,但是他给我和未来伴侣的结婚礼物。”

顾拙言瞪着他,屏着呼吸:“你在向我求婚么?”

庄凡心虔诚得近乎眼红:“婚姻是座围城,我想和你一辈子困在里面,你愿不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他心慌得要命,心急得要命,不等顾拙言回答便捉对方的手,捏着戒指颤颤地往上套,推入无名指的指根,倏地,顾拙言反握住他。

“我愿意。”

在林荫树下,顾拙言和庄凡心互相戴上婚戒,汗涔涔的双手,灿烂的日光,熏熏然的微风,等待了漫长岁月的两颗心。

相识,分别,至此热爱未改。

从此变幻的,也唯有八月炎夏。

-全文完-

※※※※※※※※※※※※※※※※※※※※

历时四个月完成了小顾和小庄的故事,感谢所有朋友的陪伴,连载期间有和谐有争吵,无论如何,希望大家之后都开开心心,提前祝大家五一快乐。

《别来无恙》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紫琅文学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紫琅文学!

喜欢别来无恙请大家收藏:(m.zilang.net)别来无恙紫琅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青云上 神级英雄 绝代神主 星际音乐大师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浪花与姥姥的漂亮房子 开天录 洪荒之亘古妖尊 铁血特种兵之最强军魂 我的世界果然有问题 我在古代有个崽 万族之劫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 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 末世之功德无量 当炮灰女配成为团宠 末日循环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冷宫娘娘有喜啦
经典收藏 牙印 影帝厨神 拿稳绿茶剧本后我成了团宠 回南天 我的印钞机女友 爆了 这个绿茶我不当了 余念 暖光 重生后男神们都看上了我 和前男友成了国民CP 影后天天想离婚 陆太太的甜婚日常 阎王找我谈养喵 金丝雀 复合大师的桃园建设计划 别动我要亲你了 今天前妻也没找我复婚 离婚 深夜食堂
最近更新 我在横滨开中餐厅 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 我是女炮灰[快穿] 是非 余生有你,甜又暖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 她是大佬的心尖宠 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 太子爷今天又被逼吃软饭了 垃圾系统找上我 万诱引力[无限流] 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 满城大佬都是我徒孙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当满级大佬掉马之后 大小姐她又美又飒 登塔我是最强的 大佬娇妻她又柔又飒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我是如此喜欢你
别来无恙 北南 - 别来无恙txt下载 - 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 别来无恙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